香艳迷醉的日子过得令人有点不充实,如果不是为了养家,我肯定不会去做这样的工作,实在太辛苦了。但是我没想到的是,香艳迷醉的日子竟然会发生在我的身上,那香艳的女房东要我陪过过一个迷醉夜,当时就把我吓懵了。
 
    自从儿子上了大学之后,家里的支出渐渐变得捉襟见肘,仅靠我那日渐败落厂子里发的那点微薄的工资和老婆种地的那点聊胜于无的收入实在难以维持,只得破釜沉舟,辞职出来打工了。只身来到这个南方小城,刚到一家小厂里安顿下来就忙于找住处,囊中羞涩的我只能在城郊结合部找个农家小院安身了。
 
    小院的主人是个性格开朗的中年妇女,刚安顿下来不等我说话她就自顾自的介绍起了自己,她说老伴去世得早,自己拉扯一儿一女几十年,现在儿女成家另过,住得不远。自己恋旧舍不了老宅子,没搬到儿子的楼房里去住,常常是做了饭叫儿子来吃。其实她也不缺这几个租房费用,只是把房子租出去让院子多一点人气,免得房子放坏了。这让我心里很庆幸,房主不计较收入相处会更好一些,交起房租来也从容一些。
 
    上工头几天,厂里特别忙,有时忙的晚饭也来不及吃,加班回来已是晚上十点钟了,只得烧点开水泡袋方便面,吃上一碗就倒头酣睡,一觉到天明,连个梦也做不成了。早晨更是连厨房也来不及收拾就洗一把脸匆匆到街上买个烧饼吃就上工了。
 
    这天晚上我加班之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本来打算再泡袋方便面,却见厨房里饭桌上放了一碗菜和几个馒头,我实在饿得厉害,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吃饱了把碗刷一刷,见女邻居的窗户没有一丝灯光,心想,明天再把碗送去吧!回到卧室倒在床上就酣然入睡了!
 

    第二天,我听到院子里有扫地的声音,连忙拿上菜碗交给女房东:“大嫂啊!厨房里的菜是你放的吧!不好意思,我把饭菜全吃了!“小王啊!你可别客气!我儿子儿媳来吃饭,我顺便多做了一碗!你一个人出来打工不容易,整天回来的这么晚只吃一袋方便面营养怎么够啊!
 
    我叹了口气说:“工作忙,没办法,晚了街上没有买饭的了!“你要不嫌弃的话,我就给你做饭吧!反正我没什么事!晚饭多做一点留给你就行!举手之劳!说话间眼里流露出无限柔情,我的心一阵暖流直冲丹田,说出话来却还是干巴巴的:“那多不好意思啊!从此,我晚上回来就能吃上一碗热饭了!
 
    其实女房东的厨艺真的很不错,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家常便饭了。其实在外打工,女房东对我的照顾非常多,有时候真的很感激她,但是我却没对她有过半点非分之想,不过她竟然对我这样....
 
    时间过得好快啊,一场秋雨一场寒,西风扫落片片黄叶,秋天悄悄走进了,这时候家里的庄稼也该成熟了,也许老婆正在准备忙于秋收,我有点想家了。我刚想吃饭,女房东突然推门进来说:“小王啊!一会儿过来一下!我随口答应着:“好吧!我狼吞虎咽的吃了饭,刷了碗筷顺手拿着走到女房东门前,听的房间里传出舒缓的音乐,我敲了一下门,没人应声。我大声说:“嫂子,我进来了!听的沉闷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进来坐吧!我一会儿就好!我应声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听的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水声。我无聊的看着四周,朦胧暧昧的灯光里我的心里恍恍惚惚的。
 
    一会儿,女房东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湿漉漉的一头乌发披散在雪白的香肩,一条乳白的浴巾半掩着若隐若现的两峰香乳,磨盘一样的屁股在浴巾下转来转去……把我转的晕晕忽忽的,愣在沙发上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女房东一屁股坐在我的身旁,说:“小王啊!这些年我孤苦伶仃拉扯两个孩子长大,其实真的很寂寞……看着女邻居冒火的双眼,我的耳朵轰轰直响,她说的话一定也听不进去了!我趁她停顿的机会结结巴巴的说:“大嫂,我、我的炉子上还烧着水呢!说完我飞快的逃出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插上门把自己扔在床上。
 
    我回到房子之后简直冷静不下来,我没想到女房东会对我说这种东西。我第二天早早收拾东西就离开了,我不离开的话我怕我会做错事,如果被老婆知道的话,我这个家就会彻底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