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太丧了,真的。  

身边的好朋友几乎都分手了,一夜之间我又多了很多“狗友”。  

闺蜜团5个人,4个单身,只有铃铛坚挺着。  

本以为作为闺蜜团的独苗,铃铛一定会不蒸馒头争口气,成为几个姐妹口中的唯一,没想到,她终究没坚持住。  

“我觉得我这一年来,不过是在和手机谈恋爱。”  

One  

铃铛说的挺对的,她这段一年多的异地恋,相处得最多的应该是她的手机。  

异地恋苦,大家都知道。  

见不了面的无奈只能通过手机来维系,一部手机可以说是连接了两个人的所有。  

铃铛男友比铃铛大三岁,不似年轻鲁莽的小年轻,他和铃铛的恋爱谈得理智又自持。  

我们姑且把他叫做“大三岁”吧。  

普通的男孩会对你夺命连环CALL,直到你接电话为止,大三岁不会。  

每次他和铃铛闹矛盾时,他都会对铃铛说,  

“先这样吧,你冷静下来我们再谈。”  

20刚出头的铃铛得不到男朋友的安慰,只能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流泪。  

沉默的电话,陪着铃铛度过了很多大哭的深夜。  

撒娇时,铃铛会反反复复的看着手机,期待大三岁能给自己一个温柔的回应。  

气到失去理智时,铃铛也会摔手机,好像真正惹怒她的不是大三岁,而是那部被她摔得支离破碎的手机。  

一部手机,维系了一段广州到上海的恋情。  

Two  

小年轻情侣异地恋,总是会抓住一切机会见对方。  

大三岁不会。  

他总是在电话那头告诉铃铛,自己没空来看她。  

铃铛起初不把这个当回事,一个人傻傻的跑去上海见他。久而久之,铃铛跑不动了,暗示他来看看自己,他却避开这个话题。  

“我知道他忙,可是真的连见我一面的时间都没有吗?”  

铃铛还说,有时两人真正见到面了以后,反而找不到话说,总是会尴尬的沉默。  

“见不到面时感觉什么都可以说,真正见了面却不知道说什么。”  

交往一年,铃铛所有的快乐和难受只能隔着手机释放,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情绪能被大三岁真切的感知到。  

慢慢地,情绪通过手机得不到反馈之后,她学会了隐藏。  

在和大三岁相处的这段时间,铃铛在以令我们所有人都惊讶的速度成长着。  

她学会了不任性、不乱发脾气,最后,也学会了放手。  

Three  

大三岁同样喜欢着铃铛,我们都知道。  

可是大概真的是异地太辛苦,他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很多时候隔着手机他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照顾到铃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