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的小说和电影火得一塌糊涂。我始终没有看过,却在心底默默地想,也在心里轻轻问,那些曾经追过我的男孩,你们如今还好么?隔着重重岁月,对着当初站在校门口的他,用力地喊一句:“我很幸福,愿你安好!”

 

  你可能出现在我还憧憬偶像剧的年纪,例如初中二年级却离想象中的白马王子有些差距,也许个子不太高,也许皮肤不够白,也许唱歌不动听,也许打球不算帅。但是,却在谁都羞于说爱的时候,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守护我,哪怕知道我永远不会牵起你的手。

 

  你可能比我大一两岁,会在放学时站在校门口张望,旁边停着中古的单车,肥肥大大的校服裤子下面是脏脏的球鞋。我会感到些许窘迫,周围还有朋友善意的调笑消遣,于是半低着头磨磨蹭蹭走过去然后一起回家,尽管你跟我明明是不同方向。

 

  一路上并没有太多交谈,多数时候只是默默骑着单车。你偶尔讲个冷笑话,之后自己尴尬地笑笑。我抿着嘴,转过头看夕阳下你涨红的脸,觉得刚才的笑话其实蛮好笑。我不知道,我突然的笑颜在你眼里是多美的风景。

 

  后来,我记不得你的容貌,却单单记得当初那个冷笑话和那抹夕阳。

 

  也许有那么某一天,中午突然下起了雨。我没带伞,正在担心,却发现楼下的你举着一把大大的伞抬头看着我。可是,我却不知怎么被莫名地情绪占据,执拗地不肯走进那把伞底。你愣了一下,接着随手把伞塞给身边的人,匆忙跟着我跑进雨里。雨水很冷,风很轻。

 

  后来,在下雨天我还会想起,曾经有个人同我共过风雨。

 

  当然,你也会做些自以为浪漫却使我困扰的事情。比如校运会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广播里有人喊我的名字,希望我为你加油。我在熙攘的人群里又羞又恼,只好匆匆忙忙落荒而逃。第二天,我听说,长跑冠军在那天铩羽而归。我才发现,我的鼓励对于你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后来,我想,如果重来一次,我一定会勇敢地站在跑道边对奔跑着的你喊一句——加油!

 

  不知不觉一年转眼过去,我慢慢发现同隔壁班的某个男孩有好多共同话题。是不是喜欢我不确定,也不在意,只是欣喜。但是你却再次霸道地出现,偏要定义我和男孩之间模糊不明的友情。我恼怒,我指责,我觉得委屈。我忘记对你说了什么,只是后来明明经常“偶遇”的你仿佛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又一年之后的某天,我送完作业从老师的办公室出来,在校园里再次遇到了你。那时,你已经升入重点高中。你叫住我,只说了一句话就匆匆离开。